當前位置:運營商企業業務新聞中心 → 正文

                        5G到來前夜:運營商資本支出與投資回報的博弈?

                        責任編輯:editor004 作者:陳寶亮 |來源:企業網D1Net  2018-01-17 10:51:17 本文摘自:21世紀經濟報道

                        近年運營商營收不斷上漲的同時資本支出卻在逐年下降,財報愈發靚麗。像中國移動,2014年營收6515.09億元,資本支出為2151億元,2015年營收達到6683.35億元,資本支出卻下降到1956億元,2016年營收突破7000達到7084.21億元,資本支出進一步下降到1873億元。占通訊業務收入比由36.36%下降到33.49%和30.04%,到今年上半年更下降到24.5%。

                        但這更像一場大戰之前的寂靜。5G的到來即將引發一場全球范圍內的“軍備競賽”。

                        上月,發改委發布《關于組織實施2018年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工程的通知》,要求2018年將在不少于5個城市開展5G規模組網試點,每個城市5G基站數量不少50個、全網5G終端不少于500個。

                        實際上自2017年6月中國移動在廣州開通首個5G基站之后,三大運營商已陸續啟動5G外場實驗,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雄安、蘇州、成都、重慶在內的十多個城市部署5G基站。

                        根據中國移動此前規劃,2018年將在20個城市開展規模組網,2019年在100個城市預商用5G,遠超發改委設定目標,而且,這一規劃很可能因發改委的政策指引而進一步加速。

                        最初規劃有可能在2020年商用的5G,其時鐘不斷被撥快,標準、試點、產業都在不斷加速。

                        此消彼長

                        從3G到4G帶來的體驗巨變,使消費者消耗比以往更多的流量,但與此同時,產業成熟度提升、運營商之間的競爭、國家政策要求也在不斷倒逼運營商不斷降低流量價格。從目前來看,流量需求增長速度略高于流量價格下降幅度,這也是運營商目前能夠保持收入增長的主要原因。

                        從2013年寬帶中國戰略出臺后,發改委、國務院、工信部多次在寬帶、移動通信市場、企業通信市場上推動“提速降費”。

                        以移動通信市場為例,2010年,中國移動手機上網流量約1億G,收入304.53億元,2011年數據則分別為1.57億G流量、436.89億元收入。整個3G時代,國內流量價格基本維持在0.3元/M,合300元/G。

                        而2016年,行業整體流量價格降至約60元/G。2017年上半年,流量價格繼續下滑,中國聯通流量單價降至16.93元/GB,而中國移動流量均價則為38元/G。同期,消費者平均使用流量也從3G時期的100M左右提升至人均2G。

                        目前來看,無論是監管趨勢還是運營商之間的競爭態勢,“保持個人資費不降的情況下降低流量單價”基本是行業默契。

                        工信部上月發布的《2017年10月份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17年1-10月,全國移動電話去話通話時長完成2.24萬億分鐘,同比下降4.5%;全國固定本地電話通話時長完成1283億分鐘,同比下降18.6%。與此同時,1-10月,三家基礎電信企業實現固定數據及互聯網業務收入1658億元,同比增長9.9%。

                        追趕者的“足跡”

                        2009年中國運營商開啟了追趕國外同行的步伐,資本支出相比國際運營商偏高,但收回投資的時間卻只有他們的一半。

                        中國三大運營商已經多年位列世界500強,一同登榜的還有歐美日等國家的10多名運營商。但根據Verizon、AT&T、NTT等美、日運營商多年財報統計,其資本支出占收入比始終位置在14%-18%之間,相比之下,國內三大運營商的資本支出占收入比常年維持在30%以上。

                        2009年,美國移動運營商巨頭Verizon開始試水商用4G業務。這一年,Verizon資本支出170.5億美元,資本開支占收入比15.8%。其后至今,Verizon從未超出過這一比例。同一年,AT&T資本開支173億美元,占收入比14.1%,其后AT&T雖有增加資本開支,但最高也只是在2013年達到212.3億美元,占收入比16.5%。日本運營商NTT近年來最高的資本開支為2012年的7537億日元,占收入比16.8%。

                        但是,2009年,工信部發放3G牌照,中國進入3G時代,一直積弱的中國聯通寄希望具有領先優勢的WCDMA實現反超,支出1125億元巨資建網,其中364億元用于3G建設。這一年,剛剛部署3G的中國聯通收入不過是1534億元,資本開支占收入比高達73%。同期,中國移動資本開支1294億元,占收入比29%。中國電信開支380億元,占收入比18%。

                        在2009-2013年的整個3G時期,三大運營商累計資本開支1.4萬億元,同期,三大運營商累計收入為5萬億元,資本開支占收入比28.2%。

                        2014年,4G來了。中國移動一年支出2151億元,占收入比36%。在2015年開始進入建設高峰期的中國聯通,支出了1339億元,占收入比56.9%。中國電信則支出了33%的收入,1091億元。

                        如果統計上三大運營商在2017年的資本支出預算,在2014-2017四年中,三大運營商資本開支累計1.48萬億元,4年支出已經超過3G時期5年的支出總額。

                        接近一年的先發優勢使得中國移動一路領先,至今累積6.22億4G用戶,電信、聯通4G用戶之和不過3.28億,而且主要依靠低價競爭搶奪移動新增用戶市場。

                        根據2017年半年報,中國移動手持4060億元現金流,上半年坐吃利息收入76.85億元。中國移動擁有充沛的資金部署5G。

                        相比之下,2017年上半年,中國聯通現金流338億元,而這主要得益于其削減了近300億的資本開支,上半年因貸款產生財務費用23.89億億元,資產負債率達到61.4%;中國電信自由現金流72億元,資產負債率52%,利息支出18.55億元。

                        華創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研究員束海峰、張弋在今年8月的一份研報中分析,“由于中國移動比中國聯通和電信提前了一年開始啟動 4G 服務,中國移動的用戶數遠遠超過電信和聯通……中國移動將在未來的 3-5 年收回 4G 投資成本。而對于電信和聯通來說,由于啟動時間比移動晚一年,預計在 3-4 年后電信和聯通也將陸續收回投資成本。”該研究報告同時預測:“4G 將在未來三年或仍然是主導地位。”(2)

                        領先者的“紅利”

                        中國在許多方面領跑5G時代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根據信通院的預測,中國5G連接數將于2025年達到 4.28億,相當于2015年4G的滲透率水平。隨著5G新時代的發展,預計 2030年將帶動國內直接經濟產出達6.3萬億,同時創造800萬個就業機會。

                        對于5G未來的投入成本,業界意見并不統一。

                        愛立信中國副總裁、上海分公司總經理魏明今年8月在公開演講中預測(3),三大運營商4G投入為1170億美元,5G投入將達到1800億美元,建設成本將比4G時代高48%。

                        也有多位運營商專家在公開場合預測,5G投資將比4G增加一倍。因為5G的頻率比較高,要做到跟4G一樣覆蓋的話,基站數量要增加1.5-2倍以上,而且5G設備會比4G貴不少,同時網速大幅提升,還會增加傳輸、機房等投資。

                        但持前一種觀點的專家介紹,由于中國領跑5G,中國企業掌握了5G許多關鍵技術,可以避免對國外企業繳納高昂的專利許可費,從而節省建設成本。

                        同時技術的發展也在大幅降低設備成本,發展5G會比3G/4G的設備成本更低。比如10多年前中國移動建設1.5萬基站花費800億,而聯通建設43萬WCDMA基站花費4400億,建設成本后者不到前者的20%。

                        而在具體操作中,運營商也會尋找多種途徑降低投資成本。中國聯通網絡建設部副總經理馬紅兵11月7日在中國聯通網絡技術大會上介紹,面對5G叩門,要用好龐大4G資產,平滑演進應對挑戰。他說:“存量4G資源是低成本建設5G的戰略資源,其中關鍵技術需求是利用存量頻譜構建5G的良好覆蓋,延伸C-band上行覆蓋。”同時“在5G建網模式上,中國聯通或將啟動‘小混改’進行創新。”像云南聯通通過引入第三方借力搭橋,設備商銷售給聯通的設備由第三方出資購買,聯通負責建網,給第三方經營分成。他說:“這種模式未必會成為中國聯通建網主流,但鼓勵商業模式創新的內部氛圍或將為中國聯通5G建網另辟蹊徑。”

                        5G前景展望

                        實際上,因為提速降費的整體趨勢,三大運營商也早已把目光投向了消費市場之外,物聯網、車聯網就是很好的例子。

                        2017年,運營商已經投資數百億元建設NB-IoT網絡,其中中國移動整個NB-IoT網絡工程預算高達395億元。截至2017上半年,中國移動已經擁有1.5億物聯網設備,成為全球最大的物聯網運營商。同期,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分別發展用戶3000萬、4000萬戶。

                        值得一提的是,車聯網已經初具規模。根據工信部旗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數據,截至2017年8月,中國聯通車聯網用戶數突破2000萬,中國電信車聯網用戶數1106萬,中國移動車聯網用戶數2700萬,總計5800萬戶。目前,中國汽車保有量2.9億,20%車輛已聯網。

                        但目前,絕大多數車聯網使用2G、3G終端,僅起到聯網功能。致力于提供車與車、車與人、車與道路聯網互通的LTE-V2X標準技術在2017年3月才剛剛完成標準化工作,目前還未正式商用。至于5G車聯網的5G-V2X標準,目前尚未啟動標準制定工作,預計最快在2018年3月啟動標準化工作。

                        不過,在此前的未來5G信息通信技術國際研討會上,中國電信北京研究院總工程師畢奇指出,5G車聯網仍面臨非常大的挑戰,在大范圍覆蓋的移動場景下,5G尚不能提供持續可靠的低時延網絡,但這卻是5G時代自動駕駛的必要條件。

                        而除車聯網之外,萬物互聯網也存在挑戰。幾乎所有物聯網設備都在長壽命、低成本、低功耗上追求極限,但為物聯網提供服務的運營商一直走著“高投資、快收益”的商業模式曲線,以中國移動為例,其提出2020年實現50億聯結、1000億元收入的目標,需要每臺每年支付20元資費。但是,這個在運營商看來“極低”的物聯網資費仍不足以吸引物聯網公司,后者更致力于追求免費。

                        運營商的科技樹已經延伸到物聯網領域,2018-2020年的5G試點階段,運營商是否有能力解決愈發緊迫的投資收益瓶頸與物聯網行業的矛盾,構建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是其亟需思考的命題,對電信、聯通而言尤其如此。

                        資料來源:

                        (1)文中有關中國移動、中國聯通所引用數據來自工信部網站、企業官網、年報及公開數據;中國電信數據來自工信部、企業官網和公開數據。

                        (2)美國移動運營商Verizon、AT&T、NTT相關數據來自企業官網、年報和公開數據。

                        (3)2017全球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高峰論壇公開演講。

                        關鍵字:資本支出 techsina

                        本文摘自:21世紀經濟報道

                        5G到來前夜:運營商資本支出與投資回報的博弈? 掃一掃
                        分享本文到朋友圈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友情鏈接廣告服務會員服務投稿中心招賢納士

                        企業網版權所有©2010-2018 京ICP備09108050號-6

                        ^
                        趣彩彩票违法吗